手机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关于酒的文章
来源:网络 | 作者:梅时私愚 | 发布时间: 2021-02-06 | 2419 次浏览 | 分享到:
酒,成为文化,可能不仅仅在中国存在,在其他的国家也存在吧?喝酒就象抽烟一样,不光是有人喝,而且是喝的大有人在。不光是男生喝,女生也喝。
  关于酒的文章(一):酒之事

  我始终觉得喝酒这件事不是什么好的习惯,但是在现实中的很多状况下不是你不喜爱就能够不做的,在不喝不行,喝了又不好的矛盾下我们选取了折中:只在该喝的时候喝。
  但是问题又出来了,什么时候该喝什么时候不该喝呢?该喝的标志又是什么呢?如果这个问题想要得到解决那么我们要等到下个世纪,因此说中国人是相当聪明的,在问题没有办法或者暂时没有头绪的时候,我们最后想起了老祖宗的名言:难得糊涂。既然老祖宗都这样说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也只有此时我们才深深的了解到继承和发扬传统美德是多么重要和有用的做法。无论如何事情最后有了解决,接下来便是喝的问题了,也许有人问喝与喝酒这有区别吗?其实还是有的,并且区别还是相当的大,至少喝酒和喝一个是动词加名词而另一个却只是动词。
  关于喝的学问仍旧有很多的至理名言,什么量小非君子了,对酒当歌了等等等,这所有的所有都在告诉我们:喝并且多喝。
  于是君子之间的较量就开始了。无论多么好的酒初到嘴里的味道都是辣的,但是即使再辣你也要喝,正因大家都清醒着呢,你不喝别人会不高兴的。值得清醒的是大家都这样想,但是不幸的是谁都不肯说。事实上是不敢说,你只要敢张口,上一刻还和你有同样想法的人转眼就会来攻击你,什么不喝不行了,不喝不够意思了,这样的话无论有没有恶意,对别人说总是那么的有意思。因此酒桌上的事实告诉我们一个道理:道可道,道仍是道,但是讲道之人却要献身了,并且你是为了诸如无所谓和看热闹而付出。何况好东西总是要有所付出的。
  既然躲不掉那就喝吧,于是几圈下来发现酒不是那么辣了,自己也多少能喝了,继而也就兴奋了,于是更想喝了,也更能喝了,等再过那么几圈才发现酒啊真是好东西,是多么的甜多么的香啊。便不再推推巍巍更不等着别人谦让。
  酒过三巡之后,眼睛便开始迷离了,再看周围的眼神,咋都红的像喝了酒一样呢?使劲眨眨眼便出来几滴水,用手背一抹黏黏的,放在鼻子下一闻-酒味。再看看桌子上的状况,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好几盘菜,并且每一盘都没有动过,心里便怪他们,怎样上菜了也不告诉我一声,还上了几盘一样的菜真是浪费,拿起筷子便去夹菜,可夹了几次都没有夹住,就像菜在故意躲着自己一样,于是定了定神,发奋一挺,嘿嘿夹住了,便激动的放到嘴里,大口一嚼,心里便狠狠的骂了一下,并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上这来了,什么嘛,大盘鸡竟然做出了豆腐的味。还想再夹一下,发现座子上又多了几盘和刚刚一样的菜,还是一动没动,心里便犯了嘀咕没道理啊,没见送菜的啊,疑惑的放下筷子发奋的回忆是什么时候送的菜。:
  酒是越来越香,气氛自然是愈来愈好,刚有人推荐要不好再来一轮,就得到了所有的人的同意,于是便有人要出去,之后便有人自告奋勇要和那人一齐出去,继而一个东倒西歪的人被一个不太东倒西歪的扶着一齐东倒西歪着出去了,嘴里还叫啸着都等着我啊,我没事,没没醉,这才到哪啊,高兴大家都要高兴。留下的人便开始进行下一轮,只一转眼的功夫,又多了几瓶空酒瓶,等出去的人刚回来,就又有人迫不及待的出去,仍旧是东倒西歪,等再有人回来心里就开始纳闷了:这家饭店真是太好了,厕所中都是菜味。
  再有两轮之后,就开始聊天了,很会说话的,不太会说话的,能说的话,不能说的话统统都要说出来,等说到伤感之处突然觉得很伤感,鼻子酸酸的老想哭,直到这时才似乎明白:奥!原来我是受了多么大的委屈啊。便在心里暗暗骂了句无伤大雅的话,揉揉眼睛干笑两声,一半为他们笑,一半是为自己笑。
  起先是一个说大家伙听,可说着说着就不免有人插话,当然这是很不礼貌的,但是又不好意思说什么,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又很有些尴尬,于是就抓主自己身边的人对他说,于是听证会就变成了论坛会,大家嗡嗡哄哄,就分不清小时候偷鸡的事情到底是谁做的。一番闹哄之后能说的还在哼哼的说着,能听的也在聊懒的听着,不能听的不能说的却已经进入了梦乡,似乎做了个梦,飘飘忽忽的,又似乎更本没有睡着,迷迷瞪瞪的。
  总之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眼睛还是不愿意睁开,头也疼的好像要爆炸了一样,躺着发奋了十来分钟才觉得自己躺的床有种熟悉的感觉,再用力的一品味,是了这就是自己的床。但是又不免疑惑了:自己到底是怎样回来的。疼着的脑袋却不容自己多想。便也不再去想一翻身又睡着了。等再次睁开眼睛却是被饿醒的,看看天灰蒙蒙的刚亮,觉得醒的早了还要再睡会,但是肚子咕咕的叫,是在是睡不着,于是磨磨蹭蹭起了半个小时才把短裤给套上,看了下表六点,脑中猛的闪过一个念头,这天明的太晚了,还没闪尽便觉得有些不对,可一时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再看看证明白了,这是晚上了。
  头疼了两天才慢慢的好,这期间心里暗暗骂了几千遍:笨蛋,不会喝干嘛要逞能啊,这不是遭罪吗?并决定以后再也不喝了。这时脑袋已经清晰了便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一下子冷汗从背后冒了出来,如果要是说了不该说的话该怎样办,于是开始心神不宁,又不忘宽慰自己没事,我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嘿嘿笑了笑还是不能释怀。这种事又不好意思问,便闷在心里,等是在受不来了刚想鼓起勇气去问,便有人含糊的说昨日他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只一瞬间心里简单了,忙说没有没有,自己说的兴高采烈,听着更心旷神怡,又觉得没有似乎太少,便又补充道酒桌上说的怎样能当真啊,那人便道是啊是啊,两人会心大笑,至此酒席才能画上句号,只可惜这场酒喝的太不清白,开始的不明白,结束的糊涂,偏偏最精彩的中建部分却都不记得了